淇淇

热爱这个辣鸡玻璃渣工厂!

在欢乐农场的快乐咕咕咕 第三节 异闻

草稿改电子稿真是一件伤肾的行为( ㄕཀ ʖ̯ ཀ)


  不久前,一场失踪事件引发了一场社会的轰动。经过调查,失踪的人是某家小型企业的一个小员工,父母早逝、单身、独居。如此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本来失踪了也不会有人在意,但也总会出现一些例外。

  不久之后,负责这件事的警长也失踪了,那也是一件怪事。本来拥有着另不少人羡慕的工作,有着美好的家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宛如人生赢家的正派人物,不久前却与妻子突然离婚,搬离了那栋一起生活的房子,在警察局的旁边租住了一间不到20平米的小房间,然而每天凌晨便离开,到了午夜才回到房间里,也不是去外面花天酒地,而是一出门就走进了局里。那时有个新来的警员在讯息室门前偶遇了他,据说差点吓尿了裤子。谁也没有想到曾经那个积极向上正气凛然的男人会在短短几天变成那副模样---鸟窝般蓬乱的头发,浓重的黑眼圈,苍白瘦削的脸颊...曾经闪耀的光芒此刻早已没了踪迹,那蓬勃的灵魂也不见了。有人推测说警长与失踪的那个小公司职员一定有很特殊的关系,更有人大胆推测警长与妻子的离婚一定也和这次事件脱不了干系。

  对于身边的众说纷纭,当事人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他从来没有如此沉默过,或许是根本没有在意除了失踪以外的其他事情吧。

  那时一名疑似知情的网友,对此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他一直是那个人心中最无可替代的一个存在,是一个英雄,或许对于他而言,塔其米才是真正的他。真是好笑,原来太阳也有会这般一蹶不振的时候。”

 


《迁徙》烬x娜美 2

2.0

  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上,一抹身影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荒凉之地原本的寂静。那人高大的身形在太阳的照射下黄沙之上的身影脱得老长,蜿蜒地伸向远方。

   看着眼前的一片荒芜,“啧。”对于眼前的一片荒芜,烬只是心情欠缺地拉高面罩,并未流露出其他感情。

   对于那些粗俗之人的追捕,烬丝毫没有对付他们的意思,没有对那些丑陋的家伙们动手的意义。比起继续在那个小镇里周旋,他更加喜欢四处游历,寻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些值得他“戏弄”的东西。于是,他来到了这片荒漠,之前在酒吧里曾听几个家伙说过,这里似乎有什么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存在。由于符文大陆的魔法波动,原本是一片茂密的丛林的这里,一夜之间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原,然而在这片荒原之中却潜藏着一片绿洲,很多人尝试去探索一番却再也没有回来,渐渐的没有人再去寻找那片绿洲,然而对于烬而言,这将会是一场有趣的尝试。来自艺术家的热血在他冰冷的胸腔里涌动着,只要是他想要的,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为了得到,他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在一座高大的山丘之上,烬支着前腿,架起了那把他引以为傲的长枪,在一阵超远距离的搜寻过后,烬锁定了那片绿洲。他一步步悠闲地向着那个方向走着,一切,都有如戏剧一般地精密而完美地进行。

     在漫长的路程与烈日的烘烤下,烬的心中难免带上了一丝烦躁,然而身为艺术家的直觉在时刻地提醒着他,目的地即将到达,于是他迈着大步,逐渐走近了那个绿洲。就在距绿洲不远的地方,烬停下了脚步,通过灵敏的听觉烬听见了一阵美妙的歌声,他并没有立刻上前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反而格外淡定地杵在原地,沉默不语地观察不远处被几棵粗壮的树木掩映着的一个小小湖泊,那个湖泊之上一个苗条的身影若隐若现,看来,那就是他新的目标了。烬悄然无声地走进了绿洲中,在野草的掩映下,烬终于看清了湖泊之上的那个身影究竟是什么,然而眼前所见之景令这个见多识广的戏命师也不由得一愣。“人鱼?”烬无意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眼前的这个生物的确正是人们常常说起的人鱼。据他所知这个人鱼不应该会生活在荒漠当中一个绿洲的湖泊里,而她的模样也与传言中人鱼的外貌有些许不同,她此刻更像是因为周边的环境而变幻出来的形态,如此有趣的现象令烬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娜美听到了周围传来的声音,立刻停止了唱歌转而迅速拿起武器指向声音的源头。“是谁?不要躲在那里,出来!”很快,烬便优雅地从草丛中走出,微笑着望向眼前一脸警惕的人鱼,与对方的反应完全相反地,烬缓慢的摘下帽檐朝着眼前的人鱼优雅地行了一个绅士礼。然而在娜美眼中,她对眼前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的动作一头雾水,对于对方向自己露出的微笑,娜美也并不敢放松下来,依然警惕的看着对方。

  “请问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对于娜美的提问烬轻笑了一声,温柔地说道:

  “你可以叫我烬。我是一名艺术家,为了寻找美丽的东西来到这里,结果也果然没有令我失望。”话毕后烬笑意更深地看向了娜美。

    面对对方炽热的目光,一贯冷静的娜美顿时也有些彷徨无措了起来,最终,娜美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地保持冷静地说道:“我叫娜美。”

“娜美,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烬丝毫没有掩饰地赞叹道。

   对方的话语引得娜美的脸不由得泛上了一点红晕‘不行,不能失了态!’娜美在心里这么提醒着自己,努力保持着外表的平静回应:“非常感谢你的赞美,烬。”只有娜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留在这里了,现在与其说它是湖泊,更不如说此刻的它已经只不过是一个小水塘罢了。为了达成使命,她必须离开,只是...娜美咬住嘴唇悲伤地望向眼前这几棵绿意盎然的树木,又一次想起了那个美丽的森林,以及一夜之间的那场覆灭。娜美紧蹙的双眉与被紧咬的唇瓣引起了烬的注意,面具之下的脸逐渐变得阴沉,对于人鱼露出的悲伤他竟会感到一种莫名的焦躁,一种来自内心的焦躁。居然被一个初识的生物所露出的情感而印象到自己,这一次连烬自己竟也不知道原因。


LOL同人 《迁徙》烬x娜美 (不喜、雷的小伙伴误入啊!)

第一章 沙漠绿洲
第一节
    那时,娜美带着一身的伤痕与深海珍珠从那恐怖的深渊回到了族人的身边。在他们欣喜若狂的脸上,娜美看到了希望再一次在自己族人的眼中燃起。她被唤作新的唤潮者,她带着拯救族人的使命来到了陆地,等待着那个携带月石的人出现,完成这个百年之期的交易。命运却往往是弄人的,娜美在长达数日的等待无果下,终于选择不再这样止步不前,她顺着一条大河向东游去,她不甘被他人决定自己的命运,她的命运,应由她自己来掌握!

      顺着汹涌的波涛,娜美来到了一个茂密祥和的森林,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如此茂密而深远的丛林,这与海洋里的海葵,海草林还是其他的一切事物都不同,她看见了许许多多种类的鸟儿在树丛间撺掇,看见了小巧玲珑的鱼儿们,因为一个陌生的存在到来而躲在石缝之间小心地蹿出头偷看,看到了不同的动物们在树丛之间快乐的奔跑...“这些东西长得真是奇怪。”娜美懒懒趴在河边的石头上,饶有趣味地看着这陌生而新奇的一切,眼里闪烁着激动兴奋的光芒,她好想一直留在这里,永远也不离开。

      然而族人的命运还需要自己去拯救,她必须达成自己的使命,即使对这片森林、这个美丽清澈的湖泊有再多的不舍,她也不能久留。正当娜美打算第二天便动身离开这个美丽的森林时,命运又一次捉弄了她。夜晚本该宁静的大陆却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那宛如被撕裂所发出的惨叫一般的巨响惊醒了熟睡中的娜美,她揉着眼睛游向湖面探出身子试图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她袭来,与其说向她,不如说是向着这整片森里袭来,在强大的魔法震颤之下娜美脱力地昏了过去,身边的溪流仿佛拼尽了全力一般将她包围,轻柔而缓慢地让她落在湖水的底部。

      当娜美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一切早已面目全非。昨天与自己玩耍的小鱼儿们安静地躺在湖底,然而却再也没有一丝生机,仿佛一瞬之间,这些幼小的生命便被无情地夺去。娜美惊慌失措,她努力地揉着眼睛想让眼前的一切如梦醒般烟消云散,然而令人悲伤的是,眼前的景象并非梦境,而是现实..娜美颤抖着双手举起那自己引以为傲的法杖,试图让大海的潮汐之力治疗那些小鱼们,然而事实证明她的举动只不过是徒劳罢了,那些幼小的生命已经消逝,并且无法挽回。娜美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奋力游向湖面,然而眼前的一切让她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一颗颗泪珠从眼角不住地溢出,宛如珍珠般剔透的,悄然沉入水底。娜美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昨晚竟是自己与森林的最后一面。那与自己的家乡一般深远莫测的森林就在这一夜之间消逝,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一望无际毫无生机的荒漠。

       娜美颤抖着双手捂住嘴,试图阻止呜咽从嘴中泻出。原本茂密的森林,此刻仅仅只剩下寥寥几棵枯木孤独地挺立在湖泊周围,更远处只剩下黄沙遍布,寸草不生,曾经连通整个湖泊的溪流不见了,曾经无比宽阔的湖泊在一夜之间竟缩小得连左右游动都显得格外的困难。“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娜美努力地克制住身体的颤抖,举起法杖,将一部分水流从湖中引出悬在半空,又挥动着法杖让水流一点点地流进周围的几棵枯木的根脉里,几片枯叶在树上微微晃动着,最终还是无力地垂落在地。正当娜美即将彻底绝望时,几棵枯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焕发新生,当翠绿再一次覆盖在那棕褐色的树枝上时,人鱼再也无可抑制地大哭起来。她强笑着抬起双臂努力拭去脸上犹如决堤一般涌出的泪水,在荒芜的大地上,至少,她最终留住了曾经那片丛林最后的一点残影。

       从远方吹来的风拂过荒原时,仿佛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每当黄沙扬起,人们总是能够听到一声声悲痛的哭泣,那是曾经那个美丽的丛林的哭泣,那是那个善良的人鱼的哭泣。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烬x娜美(为南极圈cp奋力产粮)

好久没有码文了,前不久萌上了一对超冷cp,在粮严重不足的问题下淇淇决定自割腿肉产粮自满。先前挖的坑我是会填的!尤其是overlord的!_(┐ ◟ᐕ)¬_(挖坑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先交代一下背景和私社吧,如果后来小伙伴们看不懂就遭了。

背景、时空:娜美为了寻找月石,从海洋顺着河流来到了一个美丽的丛林。然而在符文大陆的一次魔法波动下那片美丽美丽的丛林变成了一片沙漠,娜美所在的湖泊成为了沙漠上寥寥无几的一片绿洲。而在四处远行并躲避追捕的烬在沙漠里发现了那个绿洲,也从此认识了娜美。

私设:娜美的形态会随着所处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例如海洋里是最原来的模样,在故事开始是以河水之灵皮肤的一些特点来写的(例如唱歌呀巴拉巴拉)烬的样貌大家可以理解为去不同的地方更换着装这样的。在这里也可以说故事和标题有着很大的联系,脑洞大的小伙伴们看了可以尽情脑补!不愿意在帖子里说的话还可以来和淇淇小窗交流一波,我很想知道你们的各种脑洞产物!


第一次迷上一款仙侠游戏,听朋友不氪金就锁级的操作玩到了89级,然鹅并没能在游戏里交到一个朋友。。。。个人很喜欢华山,觉得大师兄和二师兄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觉得华武灰常好吃!想着不知道这次大胆发了个说说能不能交到楚留香里的朋友什么的emmm...很不熟悉里面的各种骚操作,还希望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作者正在前往:小迪的欢乐牧场 深渊之主第二节预警!!!

     第二节 裂痕
  [安兹大人?]
  身旁传来了雅儿贝德焦急的声音,安兹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沉默了好一阵子,他...似乎是在批阅文件的时候做了个梦,可是,骷髅不会做梦的吧?转头面向身旁的雅儿贝德,那张迷人的脸上此刻写满了担忧,这让安兹不觉有些难为情,[突然想到了过去的事情然后就像做梦一样的走神了。]什么的,绝对不会这么说。
  [啊...我没事,雅儿贝德。我只不过是在考虑一些针对未来的对策而已。]
  [啊啊啊~不亏是安兹大人!无论何时总是能考虑到我们永远无法预测的遥远未来!我们最伟大的魔导王陛下!!!]
  雅儿贝德无法抑制地颤抖着,毫不掩饰地吐露出对安兹的赞美,眼里洋溢着爱慕与崇敬。(啊啊,这种欺骗的罪恶感...)
  [好了,雅儿贝德。这次冒险者探险小队的报告中,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呢?]
  [是的,正如安兹大人所预料的一样。]
  [嗯...具体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耶!猜对了!)
  [是!报告提到南部的冒险者小队发来讯息说发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巨大裂谷并似乎探查到了裂谷附近存在着一些原始的部族,正在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如今魔导国的冒险者公会早已是广为世界所知,无数向往未知世界的冒险者们接连不断地来到了魔导国,曾经空荡寂寥的冒险者公会此刻日日喧哗不断,冒险者的身影层出不穷。在这个所有种族和睦相处的国家里,即使是曾经抱着来此试探的心态而来到此处的人,也会在看到这和谐幸福的景象后止不住地赞叹魔导国的繁盛。越来越多的人类,亚人,异形种纷纷来到魔导国定居,随着人数的增加,国土也在一次次地扩大,而与此同时的是冒险者公会史上最大的一次崛起。在魔导王亲自派人指挥的训练下,越来越多的强大冒险者开始活跃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内心,魔导王是值得付出一生为之而战的存在,那是他们最伟大而仁慈的王,正是因为魔导王,才让曾经被人瞧不起的弱小的他们,变成了今日的强大憾人的冒险者。在魔导王的命令下,他们开始四处探险未知的领域。不过与其说是命令,他们本身就渴望着探索未知的世界,而那位无比强大而仁慈的王,给了自己实现梦想的机会,让曾经被视作愚蠢的赴死行为成为了今日的光荣使命。因此可以说,每一个外出探险的冒险者或者冒险者小队,内心都怀揣着对魔导王无比的感激与崇敬,每一次一旦有了新的发现,就会立即作出报告发往魔导国。探索,这是他们的梦想,而将所探索到的一切告诉伟大的君王,是他们的荣耀。
  听着雅儿贝德的陈述,安兹内心十分高兴,仔细想想,让那些曾经不可一世亦或者是胆小懦弱的冒险者们从对自己的忌惮到如今的忠诚可是一道漫长的路程啊!虽然其中有一些冒险者可是另他头疼了很久,但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宣誓了自己对国家的忠诚,并愿意将自己的一切贡献给魔导王,确切地说,贡献给安兹·乌尔·恭魔导国。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愉悦,雅儿贝德脸上浮现出一副与气质丝毫不符的痴态,然而这早已是纳萨力克最常见的景象之一了。
  [唔嗯,雅儿贝德。依据我的指令,允许他们加以探查,并尝试与当地的原始部落进行交涉,尽可能地拉拢新的部族加入。面对稀有种族则避免使用暴力并加以通报。](因为很想要收藏一下呢,如果遇到新的超稀有种族什么的。)
  [是!妾身定会将安兹大人的命令一一转达!]雅儿贝德单膝下跪,向着魔导王示以自己最大的忠诚。(虽然早就让他们尽量再表现得随意一些不必那么拘谨,但果然这方面还是没有办法呢。)
  [很好!雅儿贝德,你可以退下了。]
  [是!]
  随着雅儿贝德的离开,安兹使用高阶传送来到了纳萨力克大坟墓第6层,在一片空地上落定后,安兹抬起头,仰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那时候蓝色星球桑不顾大家的劝阻再累也坚持要通宵来制作这个星空呢。出于担心大家也参与帮助蓝色星球桑一起设计和制作,不过主要都还是由蓝色星球桑自己完成的。)记得完成的时候,安兹与蓝色星球两人躺倒在一片草地上,凝望着这个美丽璀璨的星空聊了很久:
  [如果我们生活的世界还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想那些只知道钱不顾一切的傻蛋们也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呢。]
  [这么美丽的星空,更何况是蓝色星球桑呕心沥血做出来的,我想无论是谁在看到这片星空时都会很震撼的。]
  [啊啊,说起这个,果然还是很累人啊,虽然在制作的时候太专注了没有太大的感觉,做完的时候似乎马上就累得睡着了呢。]
  [哈哈,是啊,蓝色星球桑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散发出来的气场有多恐怖吧,还一直呢喃着:(一定要完成,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什么的]
  [呜哇,我那时候居然那么可怕的吗?感觉自己都有点像偏执狂了呢,不好不好。]
  [不过正是因为蓝色星球桑,我们才可以在纳萨力克看到世界上最美的星空~]
  说话间飞鼠笑了起来,蓝色星期也笑了,长达数日的工作,总算迎来了让人满意的结果。
  [如果可以啊,真想永远和大家在一起...]
  [是啊,可是毕竟这只是游戏而已,我们总还是得回到现实的生活中去。]
  [只是游戏而已吗...也是呢,毕竟我们还有现实的生活,如果一直在游戏里不肯出去的话肯定会饿死的呢!]
  [你还是不擅长开玩笑呢~飞鼠。]
  对于同伴的调侃,飞鼠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随后两个人又马上开怀大笑了起来...
  (啊,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是会不住地想起大家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到这个世界呢...如果真的,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为此我要努力让安兹·乌尔·恭的称号响彻天下。那样子到时候他们便可以一眼就找到这里,回到纳萨力克,回到我的身边...)
  空洞的眼窝里那两束猩红闪烁着的光点暗了暗。[不,我还不能放弃,我还不能放弃...]安兹小声呢喃着。头顶那如墨般的夜空中,繁星闪耀着,没有一颗星星是孤独的。休息结束,安兹传送回耶·兰提尔,他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他不能放弃,因为这也是...一定,一定要完成的啊。
----------------tbc.-----------------
下期预告
  [这里,是哪里?不对,我似乎是穿越到了一个新的未知的世界吗?]塔其米抬起头,透过嶙峋的岩壁,看到了与游戏世界不一样的星空。(自己似乎是来到了一个大裂谷的谷底呢。)

进入欢乐牧场的正确操作!《深渊之主》 all安兹,主塔安

这一篇可以说是回忆篇,回忆的内容...咳咳不剧透‼(•'╻'• )꒳ᵒ꒳ᵎᵎᵎ,希望小天使们喜欢!!!至尊们出没!时间点为安兹撒嘛成立了冒险者公会!
                 第一节 黑暗森林的遇见
  幽暗的森林里四处弥漫着灰白的雾气,林木间几许光点围绕在玩家的身旁,这些闪烁跳动着微弱的荧光,在漆黑的森林里,它们便是玩家前进的路灯。
   一阵轰动惊起了在树枝上歇息的鸟雀,翅膀拍打着,“嘎嘎”的叫声打破了寂静的森林。森林深处,几个人站立在那里,皎洁的月光照耀在他们坚实的盔甲上,反射着冰冷的光芒。穿着铠甲的人类战士呼出一口气,抬手拂去方才战斗流出的汗液,扭头对他身旁的伙伴兴奋地说道:
  [点数到手!还差两个就可以转职了!]
  [好样的!]
  说话间,他们望向了身前这个趴在地上的异形种,眼里的喜悦也变成了嫌弃。
  [异形种,真恶心....]
  [快点了结了他!]
  [嘁!看着就恶心!快点杀了他走人!]
  战士的队友们此起彼伏地说着,一脸嫌恶地评判着不远处的不死族,脸上逐渐现出一个个狰狞的笑容。失去了几乎全部的mp,趴在地上的不死族在一整个小队人的攻击下早已狼狈不堪。作为一名魔法吟唱者,若是只与一个人类战士进行单挑,或许还能凭借远距离的攻击勉强取得胜利,然而当他的敌人是一整个小队时,他毫无胜算,甚至连逃跑都显得有些徒然。
  [嘿,恶心的怪物,看在你蛮可怜的,大爷我就发发慈悲,让你死得痛快些吧!]人类战士抹了抹鼻子,眼里毫不掩饰地放出狂傲的光芒。
  [快点快点!杀了他还有任务要做呢!]在面临杀戮时,他们总是显得异常地兴奋,仿佛是因为这种掌握他人性命的方式,使得他们感到欣喜若狂。
沉重的大剑被举起,指向了身前那个早已红血的不死族,战士队友们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他们兴奋地催促着,犹如一群等待领袖分食的野兽。
(用一种怪物般的模样来残杀其他种族的玩家吗...真是恐怖。看来今天运气也不太好呢,明明好不容易才升到现在。)
  飞鼠沮丧地想着,空洞的眼眶中那两个猩红的光点渐渐失去了它们的光芒。预想中的死亡提示没有传来,那五人小队的声音在一瞬之间截然而止,飞鼠睁开眼,只见那五人的血条全部变0,方才的气势汹汹随着身形的消失早已荡然无存。转而映入视野的,是一个穿着银白盔甲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一名虫族圣骑士。他以电影中每一个正义英雄的出场方式伫立在飞鼠眼前,那副强壮的躯体散发着令人颤抖的威严。
  [谢谢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救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理所当然的啊!]    
  圣骑士挺直了身边,身后赫然立着“正义降临”四个大字。
(啊,就像光一样。)
  在飞鼠愣神时,一双手伸到了他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强大的玩家,飞鼠伸出手,仿佛被光吸引住一般,他抓住了那只手。圣骑士稍稍用力,骷髅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魔法吟唱者,塔其米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即使面对一整个小队的攻击,在等级和装备的差距下也能战斗到现在吗?真是厉害!)
   [你好,我叫塔其米。你愿意和我一起组队冒险吗?]没有任何犹豫地向这个初始的不死族发起了邀请。
   [你好,我叫飞鼠。如果您能够不嫌弃我,愿意让我和您组队...我是说,当然!]
----------------tbc.-----------------
[是梦吗...塔其米桑...大家...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吧(笑)]王座上的人露出了并不存在的笑容,孤寂在这幅骷髅躯体上犹如恶灵般缠绕不散。

进入欢乐牧场的正确方法(误)

all安兹 安兹撒嘛团宠不解释 私心偏向点塔安,对于这对爱吃的cp表示每天都在刀上舔糖霜_(:ᗤ」ㄥ)_
设定大概是在安兹撒嘛的冒险公会成立的这个时间段,佩罗罗奇诺桑,乌尔贝特桑和塔其米桑等5个无上至尊(各种宠安兹撒嘛)来到了这个异世界里,但是都去到了不同的神秘区域,没错就是这样
然鹅,粮不够吃,糖不够多,刀多伤身怎么办?!中国山东找蓝翔!(划掉)每一只优秀的两脚羊都应该自己产粮!(ง'-')ง加油
自从迷上骨王,即使被做成两脚羊也要努力啃粮舔骨头的淇淇决心,给自己在塔安这边大刀上自行产粮,虽然写作画风老是会有种“妈耶这是要BE的节奏吗?”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勇气写BE于是就算ooc,也要HE的欢乐两脚羊新星成员淇淇决心写个暖暖的团宠安兹的故事!!!ε٩(๑> ﹃<)۶з

“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在被通缉的生涯里,他变了模样,可是,他依旧是一名士兵,过去是,现在,也依然是。”
士兵76同人画临摹!o(*////▽////*)q好羞羞

“她是邪恶的荒野女巫,传说她曾经以灵魂为代价签订契约,恶名昭著,只为换回一个女孩的性命。”
天使窈窕女巫同人画临摹哈哈哈哈
cp:双飞组万岁!≧▽≦(身体画的不太好请不要介意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