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热爱这个辣鸡玻璃渣工厂!

“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在被通缉的生涯里,他变了模样,可是,他依旧是一名士兵,过去是,现在,也依然是。”
士兵76同人画临摹!o(*////▽////*)q好羞羞

“她是邪恶的荒野女巫,传说她曾经以灵魂为代价签订契约,恶名昭著,只为换回一个女孩的性命。”
天使窈窕女巫同人画临摹哈哈哈哈
cp:双飞组万岁!≧▽≦(身体画的不太好请不要介意QAQ)

百年好合!٩꒰๑• ̫•๑꒱۶

康纳cos正片!⁽⁽ଘ( ˊᵕˋ )ଓ⁾⁾
coser:淇淇
摄影:郭子
后期:荣少
你好这里是淇淇!第一次拍正片有很多不好的地方需要多多练习,还希望大家多多包含!へ(;´Д`へ)
欢迎喜欢淇淇的小伙伴互关!说不定我们之间会有更多的共同爱好哦⊙∀⊙
颜低求不喷(╥╯﹏╰╥)ง

康纳酱的cos正片预告(*σ´∀`)σ
第一次拍正片很多地方都不到位希望大家见谅!(っ╥╯﹏╰╥c)
cn:淇淇

弄一个以前画的魔兽三头龙诈尸_(:3」∠❀)_

每周随机更新!O(∩_∩)O 本周篇名:笼中雀

  从它可以睁大双目时,它便已经在这一个镂金的华丽鸟笼之中了。小麻雀可以在笼内吃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鲜美果粒,透过金笼,它可以看到令全世界噤声的花村美景。它拥有无数,除了自由。。。

  饲养它的主人是一位年轻人,总是冷峻着一张脸的他却只有在见到小麻雀时才会露出那副外人永远见不到的温柔表情。每到舒适的午后,名为半藏的年轻人便会带着它来到宽大的庭院前,院内四处种满了各色花卉,高大的树木染绿了整个庭院,怪石嶙峋的假山围绕着的是一潭小而清澈的湖泊,每逢晴天,那小小的湖泊便可映下正片花村的天空。一走进庭院,仿佛便是走进了一个美丽的森林一般,一切事物都是那般的美好梦幻。。。年幼的小麻雀是那般的喜爱这个幻境一般的“家”和那个唤它“源氏”的主人。可是,没有任何人会一直甘心留在一个地方一辈子,更何况这是一只天性便是自由翱翔的小雀鸟呢?

  舒适的午后,小麻雀在庭院中悠闲地晒着太阳,他的主人在屋内与客人说着什么事情,便把它放到了庭院里去。此刻它的笼子被挂在了树上随着清风微微摇晃,源氏便无聊地望着天空,不时吃一两粒那不只是从哪国购进的果粒。一,两只鸟雀从天空飞过时看到了这只金笼中的小麻雀,便一个俯冲,停在了小麻雀面前的一根树枝上。它们歪歪脑袋,看着这只被养尊处优的小麻雀,问它:“你为什么要住在这个漂亮的笼子里呢?你可知这是鸟儿们的监狱啊,即使这个监狱看起来闪闪发光。”小麻雀不知该如何回答它们,从它有印象起,这里便是它唯一的生活场所了。。。见小麻雀一脸苦恼,两只鸟摇了摇头,张开双翅飞远了。从它们张开双翅的时候,小麻雀便被吸引住了,这是它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这名为翅膀的羽翼被张开,帮助鸟儿们冲向苍穹。。。

  这一天,半藏手里拿着剪刀,走向了这个华丽的笼前,他将小鸟从笼中用双手轻轻盖住,捧出了笼子。这是源氏第一次离开笼子,它激动地拍打着双翅,迫切地想要飞向天空,为了这一天,它早已做过了无数的练习和准备,只为一飞冲天。可出乎源氏意料的是,半藏按住了它扇动的羽翼,举起了剪刀,小麻雀顿时惊慌失措,慌乱之间他第一次用自己尖锐的喙啄向了半藏。鲜红的血液溅了出去,年轻人不得不放开剪刀与压制着小鸟的手,也在这时,源氏从半藏怀里飞了出去。它顿在半空中,看着那个饲养它的人握紧了受伤的手低吼了一声,随即再次看向了它,眼力依然是往日的温柔,只不过多了点悲伤。。。源氏愣住了,它望着半藏,又望了望身后广阔的天空,随后毅然转身飞向了后者。。。

  不知是过了多久,就在那个庭院中多了一个小小的鸟巢,在那个小巢中,又多了几只与源氏相像的身形。在那里,半藏再次看到了自己换作源氏的小麻雀,此刻它正忙着照顾幼雏。也是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家主露出了那曾经与某人相处的爽朗的笑容。

第四章 人鱼 第一节 承诺

半夜突然诈尸!!!!O(≧▽≦)O
小学生文笔emmmm
  清晨,当远处的太阳还未完全从海平面处升起,浓浓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巴伊亚本田海滩。
  此时微湿的水汽和着一股来自大海的咸腥一齐灌进了源氏的鼻腔,他揉了揉鼻子,看着前方。他现在距海滩上最大的码头只不过百米之遥,从那沸沸扬扬的场面看来清晨的浓雾并未给码头上的各种贸易带来丝毫的影响。
  “我发达啦!!!”一声吼叫从码头的一边传来,源氏透过浓雾望去,只见声音的源头那里黑压压一片,挤满了人,嘈杂声即使相隔百米也可以听到。‘是什么宝贝吸引了那么多人的注意?’这异常的拥挤激起了源氏的好奇心,于是立即迈着步子向人群走去。用不了多久,源氏便来到了人群中,无奈这群鬼,佬发育得太好,奈源氏再怎么探头探脑也难见那个神秘生物分毫。一时气急败坏的源氏一个瞬闪来到了最前方,而眼前所见的事物出乎了源氏所有的意料。这可不是什么巨型龙虾、巨型海龟,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鱼!
  源氏曾在不少故事书中看到过关于人鱼的故事,其中最家喻户晓的便是《海的女儿》了。当时他还很小,当听到妈妈讲的故事中小美人鱼没能得到真爱而变成了泡沫时,他便哭得一塌糊涂,甚至还怪妈妈,喊着什么“你骗人!小美人鱼才不会死咧!”随后便塌着两条鼻涕去找哥哥验证,结果好不其然的便是遭到了哥哥的训斥,原因是和妈妈顶嘴然后是鼻涕抹了他一身。记得自己那时还会暗地里骂哥哥是冷血动物来着。。。。
  “你说这东西能卖多少钱啊?”
  “几千万都不在话下!说起来……东方不是一直传说吃了人鱼肉可以长生不老吗?要不咋们割点下来?”
  “诶话说这条人鱼长得可俏了,不知道她有没有……”
  源氏对童年的美好回忆立即被身旁这些渔夫的交谈打破了,听着他们谈话的内容,源氏的脸色也愈来愈差‘这些家伙,不是钻钱眼里了,就是精虫上脑!'令源氏不解的是,那只被困在网里的人鱼没有丝毫的惧色,露出了一副风清云淡的表情,仿佛她只是一个在一旁看热闹的路人而已。她无聊地环视了一圈围在她周围的人群,突然间便把目光定格在了源氏身上,“Σε παρακαλώ, Βοήθησέ με.(请救救我)”就在人鱼说话之际,四周立刻沸腾起来,人们怼他刚才所说的话议论纷纷,不知这是不是什么人鱼族的语音。而源氏则勉强辨认出了这句话不是什么人鱼语,这是希腊语!这位的人鱼小姐正在向他求助。‘真是多亏了哥哥的魔鬼式训练啊,还算听出来是个什么了。(✘_✘)’此时一股来自jump系列漫画的热血迫使源氏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到了捕获了人鱼的那个渔夫面前。
  “这条人鱼,我买了。”
  源氏一脸正经地望着渔夫,用手指了指一旁的人鱼,却换来了渔夫和人群的嘲笑: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也想来我这里装大款?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小屁孩我跟你说啊,这条人鱼爷可是要拿去卖给那些大富豪的!赶紧回家喝奶去吧!”
  此刻源氏早已气得头上青筋暴跳,‘讨揍的家伙!’他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似乎是恨不得下一秒就一拳糊在那个自大的渔夫脸上,可他也清楚一旁人鱼的情况已经不能耽搁一点时间了,她快脱水昏过去了……于是源氏强忍着怒火,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印有岛田家族家徽的金卡,二话不说便一把拍在那个渔夫的脸上,就在他匆忙查看黑卡的时候,源氏一把掀开盖在人鱼身上的铁丝网,拔去了插在她尾部的铁叉(那对一个普通成年人可都得疼死),把人鱼打横抱抱起,一个瞬闪从人群间消失了。当然他很满意看见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不过现在可没有时间捧腹大笑了!源氏抱着人鱼一路疾跑,终于找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海峡,四周都是些礁石应该会很适合她隐藏和逃跑的。源氏抱着人鱼向着不远处的一个礁石走去,当走到三分之二时海水已经完全淹没了源氏的臀部,清晨的海水总是带着一股渗人的寒气,源氏小声“嘶--”了一声,但还是把人鱼抱到了暗礁处。他小心翼翼地把人鱼放在坡度较为平缓的礁石上,看到人鱼基本已经恢复了的尾鳍也不由得感叹一句人鱼竟有如此强大的恢复能力!就在源氏目不转睛地盯着尾鳍时,人鱼轻咳了一声,源氏才惊得移开了视线。源氏尴尬地挠挠头,颔首道歉。对方也回以一个微笑表示理解。没一会人鱼便开口了,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谢谢你的帮助,人类。我叫安吉拉·齐格勒,你可以叫我安吉拉。”
  “我叫岛田源氏,叫我源氏就行。你会说英文?”
  “是的,事实上我会6个国家的语言,希腊语,俄语,埃及语,中文……”
  “哇哦!你们人鱼都会那么多语言的吗?”
  “那倒不一定,我们在海里并不靠发声交流,只不过我的工作有所需求罢了。”
  “什么工作?”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让你知道这么多。”
  “不不,是我失礼了!我不该如此打探一位美丽女士的隐私。”
  “哈哈,多么可爱的一个男孩啊!我敢说你绝对特别受女孩们喜欢~”
  “当然!”
  “如果换做是我的同类,估计早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吗?”
  “是的孩子,毕竟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灵魂伴侣了。”就在她说话的时候,眼里露出了一丝欣慰。
  “哦我的天啊!多么幸运的家伙!他也是人鱼吗?”
  “抱歉,无可奉告。”
  人鱼把食指竖起,比了个保密的动作,并不愿意透露任何关于她的伴侣的信息,源氏也并不打算多做追究。
  “我得离开了,有人还在等我。谢谢你,源氏,如果你之后有任何的需要,使用这个信标,把它放在海水里就行。”话毕,安吉拉把一个紫白相间的小方块放到源氏手上。
  道别过后便转身钻进海中,游向了大海深处。源氏收起信标,看着远处人鱼的身影渐渐消失便也转身走回岸上。他敢说今天的经历是他15年来最奇妙的一次了。

淇淇的停更谦词( •̥́ ˍ •̀ू )

  很抱歉让喜欢淇淇文文的朋友们等了那么久却一点文文都没产出来。淇淇已经愧对曾经自称要高产的自己了( •̥́ ˍ •̀ू ),但是这一年淇淇因为中考的缘故,可能之后的新章节,或者修改后的文文都要在中考结束后才能继续了,真的非常抱歉<(_ _)>!!中考结束后淇淇一定会坚持把这部小说写完,并给大家带来一个Happy end!!

第三章 第二节 奇遇(重修版)

对于长久的不产粮淇淇在这里向各位小伙伴们道歉!_(:з」∠)_一直有忙的,这次加了很多镜头,对各个特写和细节也有调整和改进,希望你们喜欢淇淇的文文(。ò ∀ ó。)
  在那次交谈之后的每一天,源氏遵守了那晚与半藏的约定。白天的时候,源氏帮助哥哥一同打理太田布下的事务,到了晚上,源氏就挤到兄长的房间里一同完成上头发下来需要加工的文本。两个兄弟合作得令外人难以想象这是两兄弟十多年来唯一的一次,也许是从半藏开始了岛田家主的训练的那个时候,也可能是源氏叛逆的心愈加严重的时候……有了源氏的帮助,每天工作的完成度也快了不少,现在已经有不少势力开始归拢到半藏这一边,半藏现在可以确信,自己掌管第二本家的那天,只会比自己估测的时间更早到来。
   这天一大早,和岛太田便组织了一场不小的会议。会议刚开始,和岛太田便对半藏源氏说道:“半藏少爷,源氏少爷,我们今天将会与当地一个大型黑帮做交易,对方愿意出一笔客观的资金来购买我们的先进武器以及忍者。可是当我们提出要双倍的押金时,对方却迟迟不肯答复。直到昨天,对方的总管开口答应,而我们到他们的总部进行交易,我想请你们两位代表家主出席这场会议,这场生意只要你们能谈妥,我们将会获取一份庞大的资金。”和岛太田一面说着,一面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但这个样子却是那般狰狞恶心。
  “为何你不亲自出马呢?和岛太田先生,现在你才是家主。我们可算不上什么大人物,这场交易我想你更适合不是吗?。”源氏靠在一旁的椅子上,说话间挑眉望向席上的和岛太田,太田歉歉地笑道:“我哪里敢称自己是这里的家主呢?二少爷,现在我也只是在半藏少爷熟练前先继续帮本家打整而已。”源氏无视了和岛太田的话,转头看向外面的风景,这下和岛太田被源氏的动作弄得有些尴尬,但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收起假惺惺的笑脸,略带期待地望向半藏这边。源氏也随之望过去,等待着兄长的决定。“我们会去参加这场会议。”半藏答应道。听到回话的和岛太田立刻高兴地回到:“好的,时间是晚上7点,地点就在新鲁大厦28楼的的大会议厅。”“那里是那个黑帮的地盘?”半藏突然问道。
  “是的,金狮集团就是这个黑帮在明处行事的身份,而那栋大厦便是金狮集团盘下的。”
  “我知道了,我会和源氏参加那场会议。”
   晚餐过后,便有仆人送来两套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源氏看着西装,脸色却不见好转。“哥哥,你知道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会议了,我讨厌这种到处弥漫着谎言与阴谋的地方。”半藏叹了口气,以前在花村,源氏一听到要举行家族会议就不知道会溜去哪里,现在看他的样子,想说服他那是着实的不容易。半藏苦恼地想着怎么让源氏去参加会议,身旁的源氏却突然说道:“要我去也可以,条件就是你要取消晚上紧止我去游戏厅的规定!”半藏考虑了下整件事的利弊最终还是答应了源氏的这个要求,两人换好西装,便出门了。
   来到美国已经半个月了,但是半藏源氏却完全没有观赏这里的机会,这一次出行令源氏各外兴奋。源氏趴在车窗边,四处张望,眼里全是美国城市繁华的景象。半藏看着窗外的景色,眼神却不知不觉间转移到了源氏身上,渐渐的尽连外面的风景都忘了看,眼中只留下了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而一旁的源氏开心地到处看,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哥哥的目光。
   来到大会议厅,坐在首位的那人便起身向两兄弟走来。“岛田家的两位少爷你    们好,我是这个集团的管理人,艾伯特,你们也可以叫我艾伯 ”“你好,艾伯先生,很高兴我们之间的合作。”待人坐定后,艾伯事先开口道:“这次的交易对我们两边的人而言都十分重要,我希望――”然而还未等艾伯把话说完,会议室里便弥漫起了厚重的白烟,“烟雾弹,小心!”“嘣!”一声枪响打破了会议室内的宁静,很快便有一名金狮集团的人倒下了,那人脑袋被子弹打穿,逐渐冰冷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个骇人的洞口。“可恶!”半藏气恼地吼了声,今天为了躲避眼线并没有携带弓箭,他只能拿出了手枪,一旁的源氏也抽出肋差,不同的是,源氏丝毫没有气愤,反而跃跃欲试地扫视四周。还没等半藏开口阻止,源氏便纵身跳起,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麦克雷将维和者重新上膛,绕开身旁刚被自己6发子弹射中而倒下的尸体,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突然三支手里剑向他齐哗哗地飞来,他反应过来便连忙一个侧地翻滚让开了这些锋利的手里剑,迅速准备好闪光弹准备下一次的攻击。当他察觉到来人走近自己时,麦克雷迅速地扔出闪光弹准备一次性来个爆头迅速解决这个棘手的忍者。麦克雷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扔出的闪光弹却迅速被什么短刃一样的东西反弹了回来,麦克雷一惊,连忙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右跳开以免自己背自己的闪光弹给打晕。‘哦,那就太丢脸了,’麦克雷默默地想着,‘这次真是见鬼了,扔出去的闪光弹居然被弹了回来这次的家伙不好对付啊……早知道不和莱耶斯那个老不死的打赌了。”麦克雷一副后悔不已的便秘样子,然而这里他还没喘匀气,一把肋差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我不得不说,你很厉害。”麦克雷低头看了看那把锋利的短刃,又试图稍稍转过头看清身后的人,然而肋差的再一次逼近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想。“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源氏挑了挑眉,看向面前这个被人用刀抵着脖子却一脸坦然的人,好奇心促使他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刀下去,不留任何痕迹地将人给解决。“呵!我能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碰巧来到这个充满烟雾的会议厅并碰巧用枪打死了这里的老大?”麦克雷哼笑了声,他的表情就像是在问“今天天气怎样?”源氏有些惊讶这个人的反应同时也莫名的对今天这个闹剧有了一些兴趣。他收回了肋差,转身走到麦克雷正面。
  “好了,我想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走吧,反正我本来就不想来参加这个会议。”
  “哦?那你可还要谢谢我啰~”麦克雷调侃道。
  “我也可以收回我刚才的话,把刀抵回你的脖子上,我想兄长会很高兴我找到了阻碍他交易的人。”
  麦克雷听了连忙挥手,然而他仍然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丝毫不担心面前的青年会把他捉起来。
  “嘿,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不会真要把我捉了吧。”
  “好了,你走吧,我哥也快发现这边的动了,你得感谢我没有大动干戈。一会他到这边来你可就算有9条命都跑不掉了。”源氏笑着望向面前的这个戴着牛仔帽的雇佣兵。
   “谢谢你啦,小鬼。”
   “喂!你叫谁小鬼!”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用叫你小鬼了。”
   “你妈妈没教过你问别人名字前先自报家门么?”
   “抱歉抱歉,小鬼你记好了,我叫杰希麦克雷。”
   “岛田源氏。废柴大叔你就快点逃吧。”源氏坏笑着向麦克雷挥手道别。
   “我可没那么老!再见,岛田源氏”麦克雷用手扣住牛仔帽,转身离开。
   “再见的话,叫我源氏就好。”麦克雷被朝着源氏挥了挥手以示回应,随后便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待到工作人员抽去会议室的烟雾,早已没有了麦克雷的身影,而金狮集团的总管之一,艾伯,已经躺着地上没了生气,这个神秘的雇佣兵那致命的枪击在他头上留下了一个阴森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