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热爱这个辣鸡玻璃渣工厂!

第五章 第二节 暗线(中)

万圣节到来之际,发个文文以示庆祝!✺◟(∗❛ัᴗ❛ั∗)◞✺淇淇还活着!(⁄ ⁄•⁄ω⁄•⁄ ⁄)
   半藏静坐在席上,等待着刚从日本回来的武藤报告花村的情况。他知道这次花村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从武藤紧皱的眉头便可大致猜到这次事态的严重。
   半藏严肃地问道:“本家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武藤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他望向这个尚还年轻,却即将承担整个家族事务的年轻人,心中默默地有些同情他。他开口道:“报告半藏少爷,岛田大名大人……在前夜病逝,具体病情据说是……因为某种刺激物侵袭下突发性哮喘猝死,直至第二天仆人来送早膳时发现家主已经去世……”“什么?!”半藏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激动地从席上站起,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武藤,他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然而武藤无力地摇头却残忍地打破了他最后的一丝安慰。“为什么……父亲会突然去世,现在的花村是由谁来管理?”“现在的花村是由一个与岛田家交好的家族族长来暂时管理……”“一个外人,来把握着整个家族的命脉?!”“可以说现在岛田家已经群龙无首,即将眼睁睁地看着岛田帝国陨灭于他族之手……”半藏不停的吸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在情绪稳定之后,他焦躁不安的目光再次回归一点,“你去通知管家召开会议,家族中的高层都必须参加。还有,无论用什么办法,找到源氏,他必须参加这个会议!”‘我需要他在我的身边……’
   对于源氏的去向,武藤自是清楚,但他仍然未曾开口,停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半藏见状便问道:“武藤先生,如果还有什么事情要向我汇报,无需顾虑,但说无妨。”武藤听了半藏的话,露出了释然的样子,他说:“半藏少爷,您还记得我们与金狮集团交易时发生的那场变故吗?”他说话的声音略小,话语间隐藏着一些试探的意味,半藏对这种语气感到不满,但他也好奇究竟面前这个人的意图是何,便没有做声,只是微微点头,武藤又接着说道:“我们与金狮集团的交易原本十分顺利,然而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赏金猎人捣毁了一切。金狮集团的首领被左轮手枪的子弹射穿脑袋身亡,然而最终却从忍术高超的岛田家族成员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即使有烟雾弹做掩护,也不可能不被任何一名岛田家的成员发现 况且那次参加会议的成员身手并不普通……”在武藤的讲解下,半藏想起了那次以失败告终的交易,他说:“我知道,一个狡猾的赏金猎人,不知用什么渠道封锁了整间大会议室的通风口,杀死了我们的交易对象和他的一群手下,最终光明正大地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走。”“在那次事件过后,我调查了那个赏金猎人的身份,杰西•麦克雷,死局帮中的一员,在那里也算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家伙,枪法精湛至极,但若是想在忍者家族手下逃生,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可能是在那次混乱中,有人放走了他。”半藏看着武藤毫不紧张,似是对这个人已经有了一定的推断,否则以他的性格是不会无聊到为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大废口舌。他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之中出现了叛徒,在会议室里放走了那个赏金猎人。”“是的,而这个放走了赏金猎人的人,还与半藏少爷您十分亲近……”半藏闻言皱紧了眉头,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无情的寒意,他的语气骤变,威喝到:“你这句话的重量可足矣让你的姓名不保,你有确凿的证据么,证明我的弟弟是那个叛徒。”武藤对于半藏骤变的气压感到一惊,半藏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架在他的脖颈上,令他不寒而栗,‘岛田半藏这个人物,会成为比大名更加危险的存在。’武藤很快便恢复状态,继续道:“是的,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自然不敢如此说源氏少爷。我曾询问过当时在场的一些忍士,他们都说有听到对打的声音以及细小的对话声,他们从小便训练洞察能力,自然不会搞错,而会议室内也发现了几处弹孔与手里剑的刮痕个,而在场的忍者中只有源氏少爷会使用那种特制的忍镖……这些也许不够证明,而就在我敢来本家的途中,偶然发现了源氏少爷正与一个陌生男子在巴伊亚本田海滩的滩边走动,而从麦克雷这个人显眼的着装来看,那个男子便是上次捣毁与金狮集团交易的赏金猎人。可是两人看关系看上去并不陌生,应该是早已认识了一段时日……因此我才敢断言那次混乱中放走麦克雷的,便是源氏。”半藏沉默着注视着和室的大门,那双深邃的眼里却寒彻头骨,一旁的武藏也不再多言,从一旁悄然退去。走出和室,便吩咐仆人去通知本家所有成员召开紧急会议,并派人去巴伊亚本田海滩滩郊那接回源氏少爷。一场混乱即将在第二本家炸开……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