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热爱这个辣鸡玻璃渣工厂!

《海滨之外》精简版 第二章.忍技训练

  不知何时,源氏再难见到兄长的身影,每天自己也都会有各式各样的课程:剑术,书法,外语,射击,格斗练习以及金融管理……    源氏被这些课累逼得上气不接下气,而每当他想趁机溜走时,上课的老师都会冷淡地说:“你的兄长同样也有这些训练,现在,岛田二少爷,你若想追上你兄长的脚步,就乖乖坐回你的位置,好好听课,别打那些鬼主意。”每每听到这,源氏只能打消自己逃课的主意,沮丧地坐回位子上经受“炼狱”的折磨。    这天午后,正在箭场训练的半藏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显眼的银色护额和那从黑黝黝的头发。还记得一天傍晚半藏发现了偷偷溜回家的源氏,而看到了他被染的像丛草一样的头发时,半藏顿时气得差点把源氏按在地上用电推剪把他的那丛“草”剃个干净,那时父亲见到也气得差点背不过气来,要不是有母亲在一旁小声劝说,源氏估计得有一段时间顶一个光头了。然而正值叛逆期的源氏显然在神游,一句长辈的训话都没听进去。好在父亲难得没有用那句:“算了,随他闹吧。”来解决这次的染发事件,而是第二天就逼着源氏把那头发的绿染料给洗掉,源氏也为此与父亲冷战了好一阵子。    “别躲着了,出来吧,我知道你从刚才就一直站在门后面。”半藏放下弓箭转头望向那边。不一会儿,那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源氏揉着头发,讷讷地笑着向哥哥走来,似乎还带有些被轻易察觉到气息的不甘。半藏略有些无奈地望着这个总是胡闹的弟弟,原本准备好的的训话也在看到他紧迫的样子后硬生生又忍了回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你要学习外语,而不是跑来箭场这边呆站着,教你外语的先生呢?”半藏挑了挑眉,望着一旁突然浑身肌肉紧绷的源氏,他此刻像是放错的孩子被家长捉到一般,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承认错误,便继续狡辩道:“先生他,他说我天赋异禀,不用教我了,对,就是这样!”半藏叹了口气,完全不必多想便知道源氏这次又擅自离席逃课了。半藏几乎可以想象到席上气的冒烟的老师正一脸狰狞地瞪着前面空缺的位子,手上的书被手卷得紧紧的,却最终只能无力地松开手,摇头叹息,想好之后如何向家主抱怨源氏的种种“不当”。    “好了,乖乖回去上课,再好好跟老师道歉,他会原谅你的。”    “不要!ヽ(≧Д≦)ノ那个老头子太无聊了,听他的课就是一种煎熬,在一个小破房子里呆上一整天, 也就只有哥哥你受得了……”源氏鼓着腮帮子,说到在房子里带一整天就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看得半藏也为弟弟的厌学情绪倍感头痛。   “所有人都要上课,不只是你,他们不也坚持下来了么?”   “不一样啦!他们怎么可能要学经济学,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语言!与其让我去听那些老头子唠唠叨叨,我更宁愿去练忍术!”听到上课的事,源氏就一肚子的怨气,他实在受不了听那些无聊的老头讲课,更何况现在就要学欧洲的语言着实有些困难。半藏看着源氏宁死不从的样子,想让他回去上课是不可能了,不过与其放他跑出去打一天电玩,花光自己所有的零花钱还要找他要,还不如把他留在这练习忍术要好得多。   “那好吧,你不用回去上课了,由我来训练你的忍术。”   “我是不会回……咦!哥哥,你刚才没让我回去,反而要和我练忍术?”源氏刚想抱怨,听到半藏的话后原本苦闷的脸上立刻洋溢起激动的笑容。半藏看着弟弟听到这句话后仿佛重生一般整个人焕然一新的样子,‘也许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刚才那句话究竟是好是坏。’半藏心里这么想着,一面严厉地说道:“不想么,不想的话我走了。”   “想!当然想,哥哥你知道吗,我最近在练习一种可以把敌人投掷忍镖反弹回去的忍术哦!”源氏兴奋地望着半藏,一脸骄傲。   “哦?是吗?”半藏挑了挑眉,一脸质疑。   “当然!不信?我们这就来试试!”源氏做了一个挑战的姿势,看起来势在必得。   两人行至道场内,两人互相对视着。他们之间相距5米,这边源氏手里握着一柄脇差,而对面的半藏则朝着源氏的方向用三分力迅速掷来一枚忍镖。“叮!”随着清脆的响声,忍镖被反弹回去 半藏见状连忙用护甲阻挡,忍镖才勉强接触到护甲,便落到了一旁。“啊!怎么会这样!应该可以把力全部反弹回去的呀!”源氏在一旁不满地瞪着落在一旁的忍镖,就差把那个忍镖瞪出个洞来。半藏回想着源氏刚才反弹他攻击时的动作源氏手腕转动的速度极快以至于连他都难以捕捉‘看来力量方面还得多加练习啊……不过确实把我的攻击反弹回去了,在他这个年纪却能做到这种连上忍都难以练就的忍术,这种靠悟性的忍术……’半藏低声对源氏说道:“虽然你的准头和力度方面练习还有欠缺,却基本已经掌握了这种忍术的精髓,不过,我记得老师应该没有教过这种忍术,不是么?”“那是!这种忍术可是我偷偷从父亲书房里拿到的卷……”源氏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被哥哥套了话,‘这下可好,我自己不打自招了……’源氏整个人像丢了魂一般,已经做好听兄长长篇大论的准备了,不过出乎预料的是,半藏只是轻叹了口气,甚至没有批评源氏半句,这让源氏松了口气。“源,过来。”原本放松下来的源氏在听到兄长唤他后又立即紧张起来,“噗。”看着幼弟丰富有趣的表情变化,半藏也不禁偷偷笑了一声,“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批评你什么,你能学会这项忍技全靠的是你自己的悟性,我为能有这样一个悟性极高的弟弟而感到骄傲,”半藏看着源氏惊讶的表情继续到,“不过你的力量和准头还不行,过来我这边,我教你。”“嗯,嗯!”源氏一面激动地答应着,一面走到半藏面前。“你握好镖,背对着我”半藏站在源氏后方,手指向十米外的那个红柱,“我要你把镖掷入我指着的这根木柱,必须陷进去,不能滑落下来。”源氏不可置信地望着远处的木柱,抗议到:“不可能的!这太远了,我是不可能把飞镖陷进那么坚硬的柱子里的!”   “你之所以认为不可能是因为你没把手里剑当作你的手。”   “把手里剑……当作我的手?”源氏伸出手,疑惑的看了一会,仍然无用功。半藏见此低叹了口气,他握住源氏的手腕,耐心说道:“在练习瞄准前,我先帮你把姿势和动作协调一下好了。这里,要伸直。而握镖时手肘弯曲呈90度,你的手指要夹紧忍镖,在你投镖时迅速伸直手臂,借力掷出忍镖。”半藏一点一点的帮助源氏调整姿势,而源氏也难得的没有抱怨这件事的无聊,他似乎有些享受这种学习氛围,没有长幼、地位之分的学习。半藏轻轻拍了拍源氏的大腿,“膝盖在瞄准和投镖时要稍微弯曲,身体略向下,这有利于你之后的投掷,而且这种姿势对你自己也有一定的保护,待你身体的协调性很好之后,你就可以在远程与近战间自由切换了。”   “真的?如果那样,我肯定帅呆了!”源氏听了半藏的话后满脸兴奋,他照着半藏先前的指挥做出动作,握着手里剑的手又紧了几分,。   “先不要着急 还有最重要的一步。”看着幼弟此刻跃跃欲试的样子,半藏也有些没辙,不过要想练好准头 即使是他自己,也练了1月有余,也不知源氏能不能坚持每天做这种枯燥的练习下去……   “咦?那是什么?”源氏转过头望着半藏,有些急切地问道。   “你还要训练自己的准头,把头转过去,看着前面的柱子。”半藏说着,把源氏转向一边,手指着前面的木柱说道:“眼睛不要看手里的东西,要看着目标,你可以轻松的用手摸到任何你想碰到的东西,而你也需要把手里剑当作你的手的一部分,眼睛注视着目标,有力正确地投掷出去,无论多远,只要是你能看到,你就能将忍镖投到。看好。”半藏拿出一个手里剑,微微低下身子,迅速地投出忍镖,“咚!”忍镖陷入了十米外的那根木柱上,而源氏则站在一旁,眼中盈满了惊讶与钦佩。   “真是太厉害了哥哥!刚才那个忍镖至少有一半陷进柱子里去!哥哥力气真大。”   “不,我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源,忍术要学会使用巧力,决不能使用蛮力,来吧,你自己试一次。”   “好!”源氏找着半藏先前的动作,投出了手中的忍镖,而这一次,忍镖准确命中木柱中心,深陷进去,看到这个样子,源氏顿时高兴得笑出了声,一旁的半藏也在他自己不经意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评论(2)

热度(12)